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06的博文

招行信用卡绑定Google Checkout

图片
使用招行信用卡购买了Google的 $5 /年的 20GB 存储空间!没有办法, Google Checkout 不支持 中国(P.R.C) ,所以只能 "被" 成为香港( Hong.Kong )公民了,因为只能购买一年的,Google提示是: 您目前的方案將在 2011/1/20自動續約 。目前已经增容成功,关键一点就是害怕,会不会因为卡片的注册地不在香港被停止这张信用卡在Google Checkout的使用,明年会自动续费么?这些都得等明年才知道了。 信用卡使用的是 双币 信用卡, Visa 的,开通了 Visa验证 ,购买后,招行短信提示有两条: 您尾号XXXX的招行信用卡于1月21日10时15分网上交易 当地币 8.00元; 您尾号XXXX的招行信用卡于1月21日10时36分网上交易 美元 5.00元。 据说,那8元港币会在几天内还给你,你不需要还这个款项,详见 Google的解释 : Authorizations Authorizations occur between our billing system and your bank's billing system to ensure that the card is valid and the necessary funds are available in your account before the order is charged. Because the order has been cancelled, the pending authorization will not result in a charge. You may also notice a $1.00 transaction from Google, which is actually a pending authorization request between our billing system and the bank that issued your credit or debit card, so you won't end up paying the extra $1.00. When you check your b

1699-the-peach-blossom-fan

图片
这个时候,南京的紫金大剧院正在上演着昆曲《1699·桃花扇》,票价似乎 很低 ,但我却只能坐在这,四处翻看着不同的新闻、旧闻,听着 汪峰 的老歌,来写上两个字。倒不是说我已然落魄得连最低20元的票价都出不起,确实是因为,我来南京, 竟然还没拿过一分钱工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从常州来到南京,需要北京总公司批;而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职位,也许人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我也不能走,因为我走了,不止这儿的钱拿不到,到什么地方去再找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职位"或许都还是个 问题 ,因为公司还算是个全国性的大公司,所以固然会如经理说的工资肯定会到时候一起发下来的。所以,我也就只能等着了。 现在,钱不钱不是问题,工作才是个问题。试想我在南京这名校林立的地方,如果现在就离开,那我这个又不是应届毕业生又几乎没有工作经验的人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总之,钞票第一,被人 压迫 也只好忍了。这世道,我又什么办法。我只需要牢记: 以辛勤劳动为荣 以好逸恶劳为耻 以艰苦奋斗为荣 以骄奢淫逸为耻 好了,再来说说 石占明 ,还是不经意间在 孟静 的站上看到的,原来最近还出了这么件事,有人鸣不平( 1 )、( 2 )、( 3 ),更多的人则是一片质疑之声( 1 )、( 2 )、( 3 )、( 4 ),但是还有人演变出支持 余秋雨 、骂 三联 的话出来了,无语。 我刚才在网上找了这个视频来看,开始看确实很震惊,他怎么会看着都是米字的旗帜说:"应该是中国吧,有三颗星。"但后来想想,其实很多事情并不能只从我们的角度去看,我只说一句罢:"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 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你没有无故 谩骂 别人的权利。或者, 这个帖子 的26楼的事情,你相信吗?我不知道这位副营级干部和曾经的县人大代表以后的路会怎样。 延伸阅读 :石占明 主动请求处分 了 / 天涯上的 讨论 / 也说不知道国旗 昆曲《1699.桃花扇》主题推广音乐:[http://mediamax.streamload.com/zhu8cn/Hosted/melody/nagaoka-themasong.mp3]

good-night-nanjing

图片
日子如流水, 《又到一年毕业时》 (链接已失效) ,转眼我来南京也有快两个月了,不知不觉我的Blog也停止了,虽然每天忙忙碌碌,却有时候忽然想起去年的 自己 ,去年的今天,我正在 学校 附属一院里面,忙着踩气球,断然不会想到今天的我会在哪儿,而我那些曾经坐在一起的兄弟姐妹们( *img ),如今又在哪儿,欢笑流泪、甘苦自知。我曾经以为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曾经以为自己还是个孩子,却忽然在工作了之后,发现自己的路不知道在哪方,谈女朋友,很现实的东西:房子( 1 )、( 2 )就摆在我的面前,看来我不得不单身好久,因为人家跟我讲:现在的女生都很 现实 。 每天,我早晨八点出门,骑着我的无证无牌在南农花一百三十块钱买来的破捷安特,从破败的老居民区涌入龙蟠中路的人行横道( ? ),或者坐在办公室,或者换乘各条线路的公交车出入各大医院的医务处和病案室。然后晚上回家,等待周末。 每天晚上我都会在 江苏音乐台 的各种我听过的、没听过的,新的、老的歌声已经住所附近列车的汽笛声中睡去,跟南京,这座古老而嘈杂的古城,说:"晚安,南京;晚安,和我一样孤独的人们。" 晚安,北京 词:汪峰 曲:汪峰 我将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着国产压路机的声音 伴着伤口迸裂的巨响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风会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带着街上乞讨的男孩 带着路旁破碎的轮胎 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我曾在许多的夜晚失眠 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 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 在疯狂的边缘失眠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我觉得越来越有些疲倦 听着隔壁提琴的抽泣 喝着事实煮沸的肉汤 越来越有些疲倦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